1. <tbody id="d4p2u"></tbody>
      <button id="d4p2u"></button>

        <tbody id="d4p2u"></tbody>
          <th id="d4p2u"></th>
            1. 搜索 海報新聞 融媒體矩陣
              • 山東手機報

              • 海報新聞

            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信

            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博

              • 抖音

              • 人民號

              • 全國黨媒平臺

              • 央視頻

              • 百家號

              • 快手

              • 頭條號

              • 嗶哩嗶哩

              首頁(yè) >新聞 >時(shí)政新聞

              演出市場(chǎng)糾紛頻出 各方均應守法守信

              2024

              / 01/07
              來(lái)源:

              法治日報

              作者:

              手機查看

              □ 記者 徐偉倫

              □ 實(shí)習生 劉奕軒

              □ 通訊員 馮文涵

              2023年以來(lái),演唱會(huì )、歌迷會(huì )等各類(lèi)演出陸續登場(chǎng),此前沉寂良久的演出市場(chǎng)變得異?;鸨?,但隨之而來(lái)的就是買(mǎi)票難,甚至一票難求的問(wèn)題,因“黃?!币l(fā)的票務(wù)糾紛不在少數。此外,演出本身的因故取消、曲目變化等情況也導致相關(guān)糾紛頻出。

              對此,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梳理了演出市場(chǎng)中的常見(jiàn)糾紛及相應法律規定,通過(guò)以案釋法,提醒廣大歌迷門(mén)票交易需謹慎,合同主體要辨明,曲目差異可變通,觀(guān)演安全最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謊稱(chēng)代購門(mén)票騙錢(qián)

              獲刑七年罰金退款

              陳某、周某等歌手召開(kāi)演唱會(huì )的信息發(fā)布后,田某即謊稱(chēng)其有能力拿到門(mén)票,并通過(guò)發(fā)布微信朋友圈的形式進(jìn)行宣傳,先后騙得被害人李某等41人的演唱會(huì )門(mén)票定金共計373126.8元。此后,田某被公安機關(guān)抓獲歸案,到案后如實(shí)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實(shí)。

              公訴機關(guān)認為,被告人田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在簽訂、履行合同過(guò)程中,騙取他人財物,數額巨大,其行為已構成合同詐騙罪,應予懲處。

              法院經(jīng)審理后認為,檢察院指控被告人田某犯合同詐騙罪的事實(shí)清楚,證據確鑿,指控罪名成立。被告人田某曾因故意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,在刑罰執行完畢后五年內再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,系累犯,應依法從重處罰。鑒于其如實(shí)供述犯罪事實(shí),有悔罪表現,依法對其從輕處罰。

              據此,海淀法院綜合案情后判決被告人田某犯合同詐騙罪,判處其有期徒刑七年,罰金2萬(wàn)元;責令被告人田某退賠373126.8元,發(fā)還各被害人。

              法官庭后提醒,消費者應從正規渠道購買(mǎi)演唱會(huì )門(mén)票,謹慎鑒別票面真假,以免造成財產(chǎn)損失。

              不可抗力導致停演

              要求賠償于法無(wú)據

              某公司與演唱會(huì )主辦方簽訂票務(wù)總代理協(xié)議,約定某公司作為歌手王某北京站演唱會(huì )的票務(wù)總代理。深圳的歌迷吳某登錄該公司網(wǎng)站購買(mǎi)王某演唱會(huì )門(mén)票2張,訂單實(shí)付2560元,接著(zhù)預定了深圳往返北京的機票共880元。

              1個(gè)月后,某公司對外發(fā)布《王某北京站演唱會(huì )演出取消及退票措施聲明》并向已購票歌迷發(fā)送短信告知,會(huì )積極處理相關(guān)退票問(wèn)題。退票措施為:“已取票觀(guān)眾可以于本公司原售票點(diǎn)退票或郵寄至公司,主辦方承擔快遞費;已購票未取票觀(guān)眾票款原路退回,在本公司網(wǎng)站退票”。收到通知后,吳某在該公司網(wǎng)站收到退款2560元;后前往航空公司辦理退票事宜,收到機票退款480元。

              吳某認為,票務(wù)公司未及時(shí)履行告知義務(wù),刻意欺詐,致其產(chǎn)生400元機票退票損失,故訴至法院,請求判令某公司賠償其機票損失400元,并賠償等同于三倍演唱會(huì )票價(jià)的賠償金7680元。

              海淀法院審理后認為,吳某購票后與票務(wù)公司形成網(wǎng)絡(luò )購物合同關(guān)系。票務(wù)公司在接到演唱會(huì )取消通知后為吳某辦理了退票事宜,且吳某收到退票費用,說(shuō)明該公司履行了售票義務(wù)與合同義務(wù)。涉案演唱會(huì )取消與票務(wù)公司無(wú)直接因果關(guān)系,且根據公示聲明,退票快遞費等相關(guān)損失由主辦方承擔,吳某要求票務(wù)公司賠償機票損失于法無(wú)據,不予支持。此外,票務(wù)公司在客觀(guān)上未實(shí)施故意陳述虛假或隱瞞真實(shí)情況的行為,吳某要求該公司增加三倍賠償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(shí)和法律依據,法院不予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據此,法院判決駁回了吳某的全部訴訟請求。

              法官庭后提醒,消費者在購買(mǎi)演唱會(huì )門(mén)票時(shí),應當及時(shí)留意購票平臺發(fā)布的相關(guān)信息,在發(fā)生糾紛時(shí),應首先明確雙方之間的法律關(guān)系性質(zhì),再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,向合同相對人主張相應的權利。

              藝人生病曲目更改

              意外事件不應苛責

              2023年7月15日,歌手陳某在演唱會(huì )上突發(fā)疾病,導致演出暫停。主辦方在現場(chǎng)及時(shí)作出解釋并致歉。演唱會(huì )恢復后,陳某未再參演,其余6名藝人繼續演出至結束,共計演唱曲目15首。事后,主辦方通過(guò)官網(wǎng)等渠道公開(kāi)說(shuō)明致歉,并對通過(guò)正規渠道購票的觀(guān)眾給予紀念品補償。

              歌迷呂先生認為,政府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對該演唱會(huì )的“演出許可”中載明,共有26首曲目,藝人陳某突發(fā)疾病導致演唱會(huì )現場(chǎng)只有15首曲目,遂訴至法院,請求判令主辦方退還演唱會(huì )門(mén)票票面價(jià)值的50%即457.5元,并支付違約金176元。

              庭審期間,主辦方向法庭提交了藝人的急診證明書(shū)等證據,并辯稱(chēng),陳某在演出中突發(fā)疾病,屬于意外事件,主辦方并無(wú)過(guò)錯。

              海淀法院審理后認為,主辦方與呂先生之間存在服務(wù)合同關(guān)系,各方均應按照合同約定履行各自義務(wù)。呂先生主張主辦方未按照履行合同義務(wù),但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證據證明主辦方將該“演出許可”予以公示宣傳并作為對觀(guān)眾的履約承諾,亦未證明雙方約定的合同內容為演出26首曲目,若以此判斷違約與否有違常理、過(guò)于苛責。

              實(shí)踐中,演出團體中一名成員突發(fā)疾病導致部分曲目不能繼續演出,該事件的發(fā)生對于主辦方而言具有不可預見(jiàn)性,事件發(fā)生后主辦方及時(shí)解釋致歉,且重新調配人員、編排節目,完成了大部分演出。由此可見(jiàn),主辦方對涉案合同履行過(guò)程中發(fā)生的突發(fā)性意外事件不存在過(guò)錯,不應對此承擔違約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據此,法院駁回了呂先生的全部訴訟請求。

              法官庭后提醒,文旅部門(mén)出具的“演出許可”等文件,系開(kāi)展演唱會(huì )等文體活動(dòng)的前置行政審批程序?;诂F實(shí)情況考量,演唱會(huì )舉辦過(guò)程中可能受到場(chǎng)地、人員、氣候等多種客觀(guān)因素影響,實(shí)際演出內容較之演出前行政審批內容而言通常具有一定的變通性。觀(guān)眾作為服務(wù)接受方,應以合同明確約定和實(shí)際演出情況為準。

              混入后臺不慎摔傷

              無(wú)視標識責任自擔

              在內場(chǎng)觀(guān)看演出或是在演出后臺為自己偶像的團隊近距離提供幫助,是不少歌迷的夢(mèng)想。周女士作為歌迷,在拜托主辦方工作人員小陳買(mǎi)到某演出內場(chǎng)票后,于開(kāi)演當天提前入場(chǎng)。在等待開(kāi)場(chǎng)的過(guò)程中,周女士從小陳處得知后臺緊缺人手,遂主動(dòng)表示愿意幫忙,并從小陳處獲得一張他人的出入證,順利混入后臺。然而,周女士在后臺搬運東西時(shí),不慎從二層平臺與移動(dòng)樓梯的空隙中掉落,造成身體多處受傷。

              經(jīng)查,永某公司從華某公司處承租了涉案演唱會(huì )會(huì )場(chǎng),事發(fā)當天,永某公司正為演唱會(huì )布置舞臺,周女士掉落處的移動(dòng)樓梯屬華某公司所有。

              周女士認為,會(huì )場(chǎng)后臺存在不安全因素,卻未設置警示,導致自己從高處摔落,遂以生命權、身體權、健康權糾紛為由,將華某公司訴至法院,要求對方支付其醫療費7.7萬(wàn)元、誤工費11.2萬(wàn)元。

              對此,華某公司辯稱(chēng),周女士免費為永某公司幫工,華某公司并非本案的適格主體,亦不存在過(guò)錯。永某公司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,并主張導致周女士受傷的樓梯并非永某公司所有、亦非其放置,周女士的受傷與其不存在因果關(guān)系,傷害發(fā)生的過(guò)錯在于華某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海淀法院審理后認為,會(huì )場(chǎng)后臺有持證進(jìn)入的要求,周女士所持出入證并非會(huì )場(chǎng)管理者或舞臺組織者向其下發(fā)的證件,其私自從朋友小陳處取得出入證并進(jìn)入后臺的行為本就存在過(guò)錯。永某公司承租涉案會(huì )場(chǎng),意味著(zhù)其對場(chǎng)地及設備有自主使用的權利,其中也包括涉案的移動(dòng)樓梯。根據現有證據,案發(fā)時(shí)該移動(dòng)樓梯附近已設置有警戒黃線(xiàn),警示他人不應使用該樓梯。因此,周女士主張華某公司對于樓梯的妥善安置負有過(guò)錯,證據不足,法院不予認定。此外,華某公司已將場(chǎng)地出租給永某公司,故華某公司與周女士的受傷無(wú)必然關(guān)系,不應承擔責任。據此,法院駁回了周女士的全部訴請。

              法官庭后提醒,演唱會(huì )會(huì )場(chǎng)后臺等場(chǎng)所通常并非對外開(kāi)放區域,廣大歌迷在熱情觀(guān)演的同時(shí),應切記遵守主辦方的相關(guān)規定,在內場(chǎng)、看臺等門(mén)票票面對應的場(chǎng)地范圍內有序參與活動(dòng),遠離安全隱患,以免造成人身和財產(chǎn)損失。

              民法典相關(guān)規定

              第四百九十八條 對格式條款的理解發(fā)生爭議的,應當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釋。對格式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,應當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。格式條款和非格式條款不一致的,應當采用非格式條款。

            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第一款 賓館、商場(chǎng)、銀行、車(chē)站、機場(chǎng)、體育場(chǎng)館、娛樂(lè )場(chǎng)所等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、公共場(chǎng)所的經(jīng)營(yíng)者、管理者或者群眾性活動(dòng)的組織者,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(wù),造成他人損害的,應當承擔侵權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刑法相關(guān)規定

              第二百二十四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,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在簽訂、履行合同過(guò)程中,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,數額較大的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并處或者單處罰金;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,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處罰金;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,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(wú)期徒刑,并處罰金或者沒(méi)收財產(chǎn):(一)以虛構的單位或者冒用他人名義簽訂合同的;(二)以偽造、變造、作廢的票據或者其他虛假的產(chǎn)權證明作擔保的;(三)沒(méi)有實(shí)際履行能力,以先履行小額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,誘騙對方當事人繼續簽訂和履行合同的;(四)收受對方當事人給付的貨物、貨款、預付款或者擔保財產(chǎn)后逃匿的;(五)以其他方法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的。

              老胡點(diǎn)評

              當前,線(xiàn)下演出活動(dòng)呈現興旺景象。在規模不一的各類(lèi)演唱會(huì )上,藝人們一展風(fēng)采,滿(mǎn)足了人們的精神文化需求。然而,從本期案例中可以看到,與各類(lèi)演唱會(huì )有關(guān)的民事糾紛乃至刑事案件也時(shí)有發(fā)生。民事糾紛大多由于演唱會(huì )因故取消、曲目臨時(shí)調整、安全事故等原因,而刑事案件則多源于門(mén)票交易詐騙活動(dòng)。

              與各類(lèi)演唱會(huì )有關(guān)的法律問(wèn)題,應引起社會(huì )重視,多措并舉、綜合施策,防患于未然,把矛盾糾紛化解于萌芽狀態(tài)。首先,主管機關(guān)、主辦單位應當加強對演出活動(dòng)的監督管理,落實(shí)落細各項票務(wù)管理制度和安全風(fēng)險防范措施,堵塞漏洞,消除隱患,不給違法犯罪人員以可乘之機,保障演出活動(dòng)的安全有序。

              其次,歌迷、觀(guān)眾應當不斷提高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解決問(wèn)題的能力,通過(guò)正規渠道購買(mǎi)門(mén)票,客觀(guān)、理性面對演出活動(dòng)中出現的各種意外事件、突發(fā)情況,做到文明觀(guān)看表演,為形成歡樂(lè )祥和的演出市場(chǎng)貢獻一份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胡勇

              (來(lái)源:法治日報)

              責編:

              審核:付興帥

              責編:付興帥

              欧美日韩亚洲一区在线_欧美日韩亚洲中文在线一区_欧美日韩一级AⅤ在线影院